柩渊

《第四校区》

  他一惊,瞪大眼睛看向床头。只见一个小女孩,一身雪白的长裙,袖子又长又宽,软软的垂到地面,她半垂着头,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半边脸,只露出半边闪着荧色绿光的猫瞳,眼下是一团黑雾,衬得她的脸更加惨白瘦削,偏偏脸上被一些红色的粉状物体掩盖,若是不看那双猫瞳,她更像是...一个纸人!男孩一惊,背后已是冷汗层层,看着那个女孩久久没有动作,小心翼翼从床上向门边爬去。又怕动作太大吓到女孩,只能用着最缓慢的速度向门的方向移动,眼睛却紧盯着女孩,终于----碰到门的把手了!男孩心中一喜,看准时机,使劲的向外拉开门,可门却纹丝不动,身后的女孩低低的怪笑了一声:“哥哥胆子好大啊..妹妹还未准许,就妄想离开么?”随着她的声音,窗子“啪”的一声碎裂,伴随着一阵阴风,吹开了她长长的刘海,完完整整露出了那一双绿莹莹的眼眸,细细的黑线隐在绿光中,直勾勾的射向男孩。忽而,又咯咯咯的笑了:“这些年妹妹好生想念哥哥,不知哥哥可有想念妹妹?”说着她的嘴角渐渐咧开,嘴里是如刀锯般整齐锋利的牙齿,散发着阵阵海风的咸腥和鲜血的铁锈的味道,见男孩吓愣在原地,双手背在身后,歪着身子跳了几步,“妹妹认为,哥哥自然是想妹妹了的。”话落,男孩只见一张带着血的沾满利齿的嘴向他咬去,随后便是撕心裂肺的撕裂感,留在眼前的只有满满的鲜红,随后,男孩失去了知觉。
     男孩感觉自己在一片猩红的血海里飘荡起伏,身边满是鲸鱼的尸体,和残破的渔船,忽的,男孩眼前又是一片鲜红----他醒了。

《第四校区》

早上,男孩挂着一双“熊猫”眼进了教室,不料刚进教室就看见一个青面獠牙长舌的恶鬼倒挂在门前,一双血红的双眼死死盯着他。他倒退了几步,扑通一声坐倒在地,却看见一个女孩朝他跑了过来“你没事吧?”他颤抖着手,指着那只鬼道:“鬼,鬼……”女孩愣了愣,解释道:“那只是个道具啊。”他向前望去,那确实只是个布偶。于是站起来,抱歉笑笑,走进教室。
上午,物理老师在课上滔滔不绝,他也听得昏昏欲睡,忽然瞟到窗边一抹黑影,他疑惑地看去,却见一个身穿校服的女生“砰”的一声趴在窗上,白白黄黄的脑浆洒到了玻璃上,混着些许的腥红血迹,她不断“砰!砰!”砸着玻璃,不停啸叫着想冲向他,他“唰”地白了脸,僵硬地看着白老师,却看见老师诡异地扯着嘴角笑笑“这位同学,你——怎么了?”“没事,没事。”他努力地撑出笑容回应老师。“好,那我们接着看黑板。”老师转过头书写板书。雪白的粉笔在墨绿的黑板上擦出“沙沙”的声响,可黑板上却没有任何痕迹,只有白色的粉沫杨扬洒下。
铺满了脏兮兮的水泥地板,门外的女鬼还在不停砸窗“咚!咚”眼看玻璃已经快碎了,下课铃打响了。他刚松了口气,老师却开口了:“你来我办公室。”男孩擦了擦了冷汗,想跟着老师走,又想到之前的女鬼,于是对老师说:“老师,我不太舒服,就先……”老师却坚持道“来一下。”顿了顿,又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:“她走了。”
他惊讶地看着老师,跟着老师到了办公室。办公室里光线很暗,没有灯。几个办公桌上满是凌乱的书本,像是好久没人来了似的。“其他老师们都去外地考察了,所以只剩梁老师和我了。”老师说。男孩这才看见办公室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女老师,一头长黑发,戴着墨结色的圆框眼镜,个子不高,在键盘上机械地打着字。
“老师好!”那位女老师抬头惊诧地看了他一眼:“嗯,你……你好。”
放学后,他在半路遇到了梁老师,她拿出一瓶液体塞给他:“如果遇到了危险,它可以助你。”说完转身就跑了,像有什么东西追他一样。他疑惑地摇了摇那个玻璃瓶,也没多想,随手扔进了书包。
半夜,他被人从睡梦中摇醒“哥哥,哥哥,我的东西呢?”

《第四校区》

它上下扣合着牙,缓缓挪动着关节,转过头来看着男孩,突然,一只眼睛叭嗒一声掉了下来,掉在地板上,四分五裂。身上的血肉发出“嗞嗞”的声响,化为红色的液体,它向男孩伸出手,像是要说什么,牙齿上下磨着,可终究还是化作一堆血沫嗞嗞地冒着白气,只有一副牙齿在地板上磨动着,不停地发出“嗒嗒”的声音……男孩僵硬地动着冰凉的四肢,艰难地爬回床,却再也睡不着了,腥红的影在他眼前飘来晃云。
夜半三点钟,他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,紧盯着雪白的天花板,不会再出现了,他想。渐渐地,男孩开始犯困,终于,他又一次睡着了。
他被脸上的不明物体挠醒,他皱紧眉头,强压困意睁开了眼,却突然惊住了——一个女孩吊在天花板上看着他:身穿一袭红裙,头发长过脚尖,舌头拉的老长,头帘遮住了大半张脸,只露出一张阴阴笑着嘴。男孩只觉心闷,胸口像压了一块大石头,想喊,喉咙却象卡住一样,呼吸困难,这时,从窗口吹来一股风,吹开了她脸旁的头发,露出了她脸上的全貌——她没有眼睛,只有两个空荡荡的眼窝。深深陷进眼窝,脸被那条白绫勒得青紫,血丝印在脸上,显得错落有致。
他只觉得眼前一黑,没了知觉。

《第四校区》

他终于到了家,苍白的脸,发紫的嘴唇,吓坏了接书本的妈妈,他僵硬地笑笑,“我没事,被风吹的。”说完拿回书本,扔在课桌上,“咚”地甩上了门。衣服胡乱地理了理就钻井了被窝。
屋外的妈妈纳闷地嘀咕:“这孩子怎么了?”也回了卧室。
夜半一点钟,男孩耳边响起古老的闹钟“当——当——当——”的响声,他不耐地揉揉眼,疑惑地向外望云,却惊悚地看见桌旁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生,他又眨眨眼睛,却发现女孩消失了,他默默念:“错觉、错觉“又躺了回云。
夜半两点钟,他身下的床板被敲响,他翻下床,却惊恐地看见床下有具血肉模糊的……人。它的牙齿露在外面,血不断地往下滴。眼球突了出来,手还在不断敲打着床板,每敲一下就留下一个血印,慢慢地,关节上的白骨露了来,碎肉掉在它的身上,散发着腐臭的味道和一股股如铁锈般的血腥味。它的牙齿还在缓慢地上下磨合着,发出“嘎吱嘎吱”的声音,让人听了不寒而栗。男孩想尖叫,张了张嘴,却叫不出声来。眼睛仿佛要瞪出眼眶。手脚发凉,嘴唇颤抖着,他想慢慢地爬回床上,却不想手腕撞上了床头,“咚”地一声,引起了那东西的注意。

《第四校区》

一个寒风凛冽的傍晚,一名刚入学的新生回校取忘带的课本,走着走着却发现迷了路。他看着左右完全一样的楼道,在思考片刻后走了左边的楼梯。

他向上爬着楼梯,却发现走路越来越慢,肩头越来越沉,还隐隐有“嚓嚓”的声音,他疑惑地皱皱眉,没当回事。当他爬到时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他抬头寻找着他的班级:一班、二班、三班……..四班!他终于找到了,当他走进班级时,只觉得肩头一轻。随着门“咔哒”一声打开,一股冷风“呼——”的一声从他身后吹开厚重的窗帘,直吹的他打了个冷颤,教室里没有开灯,他紧张的抿抿嘴,抽出课本。“咚!”门突然关上了,他吓得一激灵,安慰自己道:“一定是风太大了。”却突然看见窗——是关着的!他“嗖”地站起来,课本零散地摔在地上,又扑向了教室的木门,却惊恐的发现门把手坏了,怎么都打不开。“救…….救命啊!有没有人啊!”他惊恐的疯狂砸着门。突然,他看见一个披着长发穿着校服的女生从门旁闪过。

他仿佛看到了救星,用力敲打着门上的玻璃大喊道:“那位同学?能帮帮我吗?”那个女生转了转头:“你…….是在叫我吗?终于……..终于……..有人替代我了……”话落,她化为地上的一堆泡沫,只有一件校服掉在地上。他吓得脸色煞白,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。这时,门突然开了,他吓得高声尖叫,却听到教导主任“同学?同学?你没事吧?”的询问声,他抬起头,僵硬的扯了扯嘴角:“我…….我没事。”说完捡起了课本,夺门而逃。却没发现书的纸边被不明液体打湿了…..